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凱撒於塔普蘇斯戰役的軍餉銀幣,公元前46年

凱撒進城後便強迫那些留下來的元老選他為獨裁官dictator。公元前48年,他先西進往西班牙半島對付龐培在該處的勢力,接著掉過頭來到巴爾幹半島的迪拉基姆Dyrrhachium,企圖在那裡包圍並消滅龐培,但龐培趁著南端的包圍工事還沒完成便出擊,同時凱撒方面因情報問題而被擊退。如果龐培繼續追擊凱撒而不讓他喘氣的話,羅馬歷史可能被改寫。經過追逐之後,他倆又在希臘的法薩盧斯Pharsalus展開一場決戰,結果凱撒以少取勝。龐培一路逃到埃及,希望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dynasty會助他東山再起,但法老托勒密十三世卻將之謀殺,斬下其首級以取悅凱撒。凱撒也不忍睹之,從此也對托勒密沒有好感。
凱撒遇上埃及妖后。
野心,智慧與美貌(?)皆有的克利奧佩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在凱撒的扶持下一統埃及成為法老。然而需要應付的麻煩事還是有的:原來龐培的兩個兒子從上一次的法薩盧斯戰役逃出來,到北非跟黨羽們集結力量,繼續跟凱撒較量較量。那麽凱撒就得從溫柔鄉中醒來,投入戰鬥,首先平定在本都那裡的反羅馬勢力,輕而易舉就戰勝了那個背叛父親,但又繼承父親的反羅馬事業的法爾拿斯二世Pharnaces II,'我來,我見,我勝Veni Vidi Vici'就是凱撒總結是場戰爭的名句。接下來就在公元前47年的最後幾天登陸北非,準備對龐培黨人的戰鬥。到了前46年的2到4月份,雙方在一處叫塔普蘇斯Thapsus(今北非突尼西亞Tunisia某處的海岸)開戰。
凱撒與龐培黨對陣圖。
雖然龐培黨方面有戰象坐陣,卻先被弓兵,後在凱撒的個人勁旅第五'雲雀'軍團Legio V Alaudae的英勇抵抗下擊退,同時騎兵們也乘勝直搗其營地,支持龐培黨的努米底亞Numidia國王朱巴一世Juba I也望勢而逃,結果龐培黨人潰不成軍:龐培的兒子逃往西班牙半島繼續抵抗凱撒;小加圖Cato the Younger則兵敗自殺;萬多名向凱撒投降的龐培黨士兵被殺,與凱撒往常的寬大政策相異。據說這是凱撒因為癲癇症發作,神經失常而下的命令。

從公元前49年越過盧比孔河開始,凱撒便開始以自己的名義鑄幣。他在塔普蘇斯一役中為支付軍需而鑄造的軍餉第納爾是這樣子:正面是維納斯Venus女神的肖像,背面是神話英雄埃涅阿斯Aeneas背著老父安基塞斯Anchises,拿著雅典娜小像palladium,並有凱撒自己的名字CAESAR。這種銀幣並非在羅馬鑄造,而是凱撒軍團的隨軍鑄廠在北非地方造出。
肖像下顎附近的'X'應該是稱為banker's mark的記號,為當時兌換銀錢的商人測試銀幣的成色真偽而刻上的。
相傳維納斯跟特洛伊城Troy王子安基塞斯誕下兒子埃涅阿斯。當特洛伊失守時,埃涅阿斯就背著安基塞斯,和那個關係著特洛伊城命運的雅典娜小像,從城中逃出來,歷盡辛苦後來到意大利建立羅馬,又生下兒子尤魯斯Iulus,從尤魯斯而來的朱利亞家族Gens Julia也就是埃涅阿斯的後人。看來這個傳說跟羅慕盧斯Romulus建立羅馬的傳說有所矛盾(!?),但凱撒還是憑著這個神話來自我宣傳,吹噓自己就是神和名人的後代。
後世畫家描繪特洛伊城破時埃涅阿斯等人的出走圖,諸君可與錢幣背面的刻圖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