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帕爾米拉帝國的雙頭像銅幣

公元260年代應該是羅馬帝國在所謂'公元三世紀危機'中糟糕的時間。西方出現了高盧(-羅馬)帝國,佔據了高盧Gaul(今法國,比利時地方),不列顛尼亞Britannia(今英國)和伊比利亞Hispania地區(今西班牙半島);連東方也出現了一個帕爾米拉帝國Palmyrene Empire,把敘利亞,巴勒斯坦,阿拉伯和埃及等行省分割出去。
奧登納圖斯與芝諾比亞。
奧登納圖斯Odenathus生於敘利亞沙漠地區,一個叫帕爾米拉Palmyra的綠洲城市中的權貴家庭。與他的祖宗們一樣,他成為敘利亞省的長官和帕爾米拉地方的族長。自從華列維安一世Valerian I被波斯人擄走以後,敘利亞等地的控制權便落入奧登納圖斯的手中:他曾經掃蕩波斯人在敘利亞的勢力,把他們趕出羅馬領土,甚至深入波斯追擊直到西都泰西封Ctesiphon;又圍攻叛將馬維安烏斯Marcianus的兒子奎爾圖斯Quietus並處決之。戰勝波斯人後,奧登納圖斯自封為'王中之王'King of Kings,似乎在以臣服羅馬為前題下來個半獨立,自顧不暇的皇帝伽里勒斯Gallienus因其戰功而容許之。

後來奧登納圖斯和自己的長子在大約267年被自己的姪子或者堂兄弟,麥奧尼烏斯Maeonius暗殺而死,原因眾說紛紜,有說是羅馬皇帝伽里勒斯指使的,有說是奧登納圖斯跟麥奧尼烏斯有恩怨,也有說是奧登納圖斯的妻子希芝諾比亞Zeonbia為了自己的兒子華伯拉圖斯Vabalathus可以繼位而暗殺夫君和長子(奧的長子非由芝諾比亞所出)。總之華伯拉圖斯繼承了其父親的地位。當時華伯拉圖斯還只是一個小孩,所以實際上是由他母親掌權。
芝諾比亞聲稱自己是'埃及妖后'-克里奧佩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的後代。而且她的野心可不小,大約在兒子繼位的兩年後,應該公元269年左右,悍然出兵攻佔埃及,自稱是埃及女王,然後再佔領巴勒斯坦,和敘利亞,直迫小亞細亞,就此羅馬帝國的東壁江山落入芝諾比亞的手中。從地理位置來看,這些地區是當時帝國的貿易路線,那麼芝諾比亞佔領這些地區其實就是保障收入來源。

佔領一系列地方之後(或同時?),帕爾米拉帝國的錢幣也出籠了。這是華伯拉圖斯的安東尼antoninianus銅幣,應該在271至272年間,於敘利亞的安堤阿城Antioch造出。一面有刻華伯拉圖斯的肖像,跟實際只有十歲的小男孩其實不似。VABALATHVS V C R IM D R是華伯拉圖斯的名字和銜號,不過怎樣翻譯成為中文還真有一定難度:
V C: Vir Clarissimus,'最傑出的',元老的一種階級與銜頭;
R: Rex,'國王';
IM: Imperator,'統帥';
D R: Dux Romanorum,'羅馬人的都督/節度使'。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dux雖然不是一個正規的稱銜,不過也可以指執政官或統帥,更常指行省總督-既可以指行省中的最高文官,或者行省駐軍的指揮官。如果是駐軍指揮官的話,那就很像中國的地方武官'節度使'或'都督'等職銜了。當然,要是各位覺得上面的翻譯得有點誇張的話,還是翻譯為'羅馬人的總督'好了。
這枚安東尼從華伯拉圖斯的一面沒有'奧古斯督'的銜號,而背面出現正統皇帝奧勒良的肖像,加上從奧勒良的稱號高於華伯拉圖斯('凱撒'和'奧古斯督'是羅馬皇帝專有的名號)來看,造出這枚錢幣的時候,帕爾米拉帝國正(嘗試)向奧勒良示好,希望得到承認。
另一面有奧勒良Auralian皇帝的肖像和IMP C AVRELIANVS AVG,'統帥凱撒.奧勒良烏斯.奧古斯督'。底下有一小小的E字為鑄廠記號mint mark,實為希臘文的第五個字母epsilon,表示此幣來自安堤阿鑄廠的第五生產線/作坊。

錢幣自然有正面和背面之分,通常刻上頭像的一面為錢幣正面。但這枚兩面都是頭像的錢幣難道都是正面嗎?須知道當時羅馬人的造幣習慣,是把鑄廠記號刻在背面的六時方位,也就是說,刻有小E字的奧勒良肖像的一面方為幣背。不少華伯拉圖斯錢幣出土時,幣身上的一層洗銀silver-wash(ing)(現代人所不明的羅馬式鍍銀法)已經完全消失,像這枚依然帶有明顯洗銀的安東尼就很少見。看看黃黃的'沙銹',或者沙土,在不少在中東與近東出土的錢幣上都有出現。

另一種自埃及亞力山大港Alexandra鑄造的四德拉克馬AE tetradrachm, 可見有希臘文AVT K AVPHΛIANOC CEB和奧勒良的肖像,L A即(奧勒良在位的)第一年,後有華伯拉圖斯的肖像及IAC OVABAΛΛAΘOC AΘHNO V AVT CPw等字,L Δ指(華伯拉圖斯的)第四年。
(圖片來源:Bargain Bin Ancients)
就在272年春天,華伯拉圖斯在母后芝諾比亞的控制下,自稱奧古斯督為帝,不再需要奧勒良的承認。而帶有奧古斯督稱號的華伯拉圖斯幣,與奧古斯得Augusta(奧古斯督的陰性寫法)的芝諾比亞幣數量甚稀,都是天價的錢幣,非凡人所能接觸也...
極罕的芝諾比亞銅幣,有她的肖像和S ZEONBIA AVG,背面為天后朱諾Juno和IVNO REGINA等字。(圖片來源:CNG coins)

然而奧勒良的軍事領導還是不容小覷的。結束了對日耳曼人的戰爭後,奧勒良便東進反攻帕爾米拉,兵分兩路進攻埃及和敘利亞。芝諾比亞的守軍在敘利亞的安堤阿城外被奧勒良的主力擊破後退守伊美莎Emesa,依然不能擺脫奧勒良的追擊,最後又徹退到帕爾米拉城。抵受不了奧勒良軍隊的圍城,華伯拉圖斯與芝諾比亞在逃往波斯時在幼發拉底河附近被擒。
戰敗被俘的芝諾比亞被鎖上金鎖鏈,帶到羅馬遊行示眾之前,最後一次眺望帕爾米拉城。
可憐的華伯拉圖斯在押往羅馬途中病逝。奧勒良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芝諾比亞實行寬大政策,送她一套美麗寬敞的別墅,讓她繼續舒適地生活,還有猜測她以後再婚嫁給其他人呢。另一邊箱的奧勒良就準備跟高盧-羅馬帝國的戰鬥。

看來芝諾比亞與後來的泰特里庫斯父子,都真是篡位者傳說中的傳說,試問有多少篡位失敗者的下場不是暴死而是安享晚年呢?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大希律的8普他銅幣

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8普他prutot銅幣(prutotprutah的眾數寫法)。幣正面有一個三腳架,架上有一個碗狀的東西,lebes,大概是用來向上帝燒香或獻祭的器具,被希臘文HPΩ∆OY BAΣIΛEΩΣ‘希律王(的)環繞著。背無文,只有象徵勝利的兩支棕櫚枝條和象徵統治權力的護盔一個。頭盔頂部有星形裝飾物,下部保護臉頰的部份卻沒有刻在幣上。這銅幣半徑約23毫米,厚度接近2毫米
古猶太人的鑄幣功夫遠遠不及羅馬與希獵,不過這枚8普他幣卻一直是小弟的最愛之一。
希律王在錢幣上刻畫猶太宗教的器物,志在宣傳他親近猶太人,尊重他們的習俗和信仰,卻也卻散發著濃厚的歷史與宗教氣味。這銅幣在什麽時候鑄造呢?請看幣正面的三腳架,左面是LΓ(其實是希臘文的第三個字母,gamma,很像T),右面是TP的混合字體圖案monogram,合起來的意思是:此幣鑄於希律當分封王tetrarchy的第三年,即公元前40年。
大希律的面貌的想像圖。在宗教及歷史記載中希律的形像甚為殘暴。

鑄造錢幣的時候,希律王遠在羅馬,但他的錢幣卻在撒瑪利亞Samaria地區鑄造,所以在這枚銅幣上同時出現希律的王號和他的分封王年份。錢幣背後的歷史是這樣的:當年羅馬在中亞的敵人-中國稱為安息的帕提亞人Parthian侵略敘利亞和猶太地,馬卡比家族的安提哥洛斯Antigonus收買帕提亞人,乘機取代希律而當上猶太地的王。向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和阿拉伯的納巴坦人求援不果後,希律只得逃往羅馬。羅馬元老院晉封希律為王king,並軍事支援他重奪江山,終於在公元前37年佔領耶路撒冷;安提哥洛斯隨後被羅馬人處決。

希律王在位年間所鑄的最高面值錢幣,正正是這款8普他銅幣。從他開始的希律王朝都一直只有鑄造銅幣而沒有銀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