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餵飼大蛇的貞女


魯西烏斯.羅薛烏斯.法巴圖斯Lucius Roscius Fabatus在公元前64年出任鑄幣廠長moneyer時的第納爾denarius鑄幣,記錄了當時在羅馬城附近的拉努維琳Lanuvium,一個為保護者朱諾Juno Sospita女神舉行的節日儀式:由一名貞女帶著食物,餵飼一條住在當地朱諾神廟地窖內的大蛇。據說只有真正的貞女不會被大蛇所傷害,平安返回就更能為節日增添幾分喜慶了。


要明白這個儀式的深層意義的話,不如先看看正面披著羊皮的朱諾女神專司婚姻及生育,被視為女仕的保護神。然而古人們也將土地的出產種植跟女性的生育能力類比起來,或者說是拉上關係,於是這個本來跟女性關係非淺的節慶儀式就多了一層意義,就是對來年種植收成的預測或祝福。
羅馬人們對此的態度是無任歡迎:女人可以向母神祈求保護,而男人也可以預測或祈求來年豐收,最重要的是大家在同一個節日一同慶祝之餘,也一同向神靈表達自己的崇敬心意,簡直就是一舉多得,還有甚麼值得反對呢?
看來法巴圖斯應該在拉努維琳一地出生,於是在出任鑄幣廠長時把源於該地的朱諾崇拜和貞女餵蛇儀式刻在銀幣上面,宣揚羅馬的傳統信仰之餘,也表達了自己對這套觀念的認同,從而為日後的仕途鋪路,可謂一舉多得,就連現在的您我也是因為這套獨特的制度,而得以欣賞精緻的錢幣雕刻,和了解更多羅馬歷史與習俗:既有神靈崇拜,也有宣揚家族或先人們的貢獻,或者合二為一若大家細心觀察,不難發現這些各有特色的雕刻構圖皆有同工之處:就是宣傳羅馬的興起,勝利或者輝煌(的歷史)
至於法巴圖斯本人,在升遷至平民護民官tribune of plebs後加入了以凱撒Julius Caesar為首的平民派Populares,並參與凱撒的高盧戰役。從高盧回到羅馬後法巴圖斯當選為裁判官praetor, 卻始終未能調停凱撒與其政敵龐培Pompey的恩怨。最後公元前43,凱撒被行刺後,在安東尼Mark Antony與元老院的交戰中陣亡。

有關這枚銀幣的相關資料:
幣值:‘沙維圖斯第納爾serratus denarius
重量: 3.95
正面:彼著羊皮的保護者朱諾Juno Sospita頭像,下方的L ROSCI鑄幣廠長的名字,後面的不明圖案為鑄廠控制碼control mark
背面:貞女餵飼大蛇,後方的圖案亦為鑄廠控制碼,底下有鑄幣廠長的名字FABATI

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斯卡普斯與最後的羅馬共和國錢幣

相信各位也聽過屋大維Octavian與安東尼Mark Antony為了羅馬世界的霸權而兩雄相爭的故事了,當中尤以阿克丁灣海戰Battle of Actium為人所熟悉,因為屋大維於是役的勝利也就決定了羅馬共和國的去路。現在跟各位看官介紹的,亦是一枚造於阿克丁海戰前夕的第納爾銀幣AR denarius。

話說安東尼麾下有一員名為魯西烏斯.皮納維烏斯.斯卡普斯Lucinus Pinarius Scarpus。就在公元前31年的夏天,斯卡普斯被派到埃及以西的昔蘭尼加Cyrenaica統率當地的四個軍團。似乎是因應軍需,斯卡普斯也擔任當地的造幣廠長moneyer/mint master,以安東尼及自己的名義鑄錢。下面就是造出來的第納爾的樣式:正面有宙斯-阿蒙Zeus Ammon的頭像和安東尼的銜頭M ANTO COS III IMP IIII,可譯為'馬克.安東尼,出任執政官三次,成為(勝利的)統帥四次'。背面為上身赤裸的勝利女神Victory,拿著花環與枝條,刻字則為ANTONIO AVG SCARPVS IMP,'安東尼占兆官;斯卡普斯統帥'。
小弟收藏的一枚的直徑為17毫米,重量只有約2.9克。
漂亮很多的同款銀幣。
(圖片來源:sixbid.com)

宙斯和阿蒙分別是古希臘和埃及人所崇信的主神,將兩者合二為一就是希臘與埃及的文化與宗教相接觸的結果。存世的雕像當然都有宙斯的長長鬍鬚與阿蒙的羊角。
昔蘭尼加鄰近埃及,又曾經是希臘的殖民地,當地人自然崇信宙斯-阿蒙,常常將之刻於錢幣之上。
阿克丁灣海戰就在公元前31年九月二日清晨開始,同日下午至黃昏分出勝負。兵敗如山倒的安東尼不忘派人到昔蘭尼加,要求斯卡普斯領兵馳援。深知大勢已去的斯卡普斯已經無心戀戰,殺掉安東尼派來的信使後繼續按兵不動,之後更干脆投向屋大維的陣營,把自己的軍權交給蓋烏斯.歌尼里烏斯.伽盧仕Gaius Cornelius Gallus,屋大維麾下的一個將領,讓他帶著原來屬於自己的軍隊向埃及進攻。

就在斯卡普斯易幟之時,昔蘭尼加的鑄幣亦開始為屋大維宣傳。正面的圖案改為伸出的右手,刻字為IMP CAESARI SCARPVS IMP,'(致?)統帥凱撒:斯卡普斯統帥'。後為站在代表權力或世界的圓球globe上、拿著花環的勝利女神,DIVI F AVG PONT即'神之子,占兆官,祭司'。
伸出右手作握手狀表示友誼與誠意,站在球上的勝利女神則表示屋大維已順利稱霸羅馬世界。
(圖片來源:大英博物館)





當中尚有保留宙斯-阿蒙作正面圖案的種類。
(圖片來源:大英博物館)
亦有人將以上述自斯卡普斯投向屋大維後鑄造的第納爾,稱為'羅馬共和國最後的錢幣',時間約為阿克丁灣海戰後至公元前29年。斯卡普斯在戰後的遭遇則不甚清楚,唯一可從錢幣的時間推斷,他應該留在昔蘭尼加出任總督或造幣廠長。

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一千元'金牛'帶來的回憶

早一陣子小弟收到三張舊版的一千元'金牛'。

第一張是2000年匯豐銀行的發鈔。那應該是千禧年的事了,沒有記錯的話,當年忽然發現不少假的千元紙幣,金融管理局和三間發鈔銀行就在沿用的1993年系列的紙幣設計上略作改動,包括率先引入現在已經大行其道的開窗式金屬防偽線,又在水印頂部加上'1000'字樣。
最初只在一千元出現的開窗式金屬線寬3毫米,自2003年全系列起改為4毫米。
因為匯豐紙幣的發行量最多且流通最廣,所以改良版的金牛也是由匯豐首先發出。也許我們可以從紙鈔上的日期看出這些小改動的臨時性質:2000年九月一日,異於往常的一月一日。

渣打與中銀的改良版一千元的日期皆為2001年一月一日。至於其他面值如一百,二十等等的紙幣,則沒有追加開窗式金屬線與附有銀碼的水印,繼續維持原來1993年系列的設計,直至2002年最後一版。
背面右邊的是原立法局大樓,自支那管治香港之初易名為立法會,漸漸淪為支共與港共的橡皮圖章。
當這些2000至2001年千元紙幣面世的時候,小弟還不過是個懵懂的中學生,但偏偏最記得的就是上述有關千元假鈔的電視新聞(那時的電視台還遠不至於今日的混帳哩)。至於同時的經濟不景,失業率與負資產等報導,小弟總是聽了就算,全不在意。
羅馬兵水印頭上的本來是'SCB'字樣,後來改成'1000'。右面那條自1979年起出現在渣打千元紙幣上的金龍不如2003年版本般威武。
之後是兩張連號的2002年版渣打一千元紙鈔。 當初小弟收到這兩張紙幣時,倒覺得那個男人還真好運呀,居然在2015年還找到這兩張簇新的舊版渣打大鈔來付費,可真是難得中的難得呢。既然是2002年版,那麼流出市面的時間應為2003年,若是如此的話,這兩張金牛在十二年以來又是怎樣保存下來呢?是流出以後被人放在抽屜或保險箱中?那麼又是什麼原因又再被使用出來呢?是因為沒有收藏價值而干脆用了?還是人生出現變化,儲存的現金都得派上用場?還有那個男人,他是從什麼途經得到這兩張金牛呢?自動櫃員機嗎?還是他本來就是這兩張紙幣的持有人呢?...現在已經無從得知之了,雖然知道了也沒有什麼幫助。
小弟總覺得渣打1993至2002年版紙幣,是當時三間發鈔銀行中背面設計最簡潔的款式。
2002年嘛,正是小弟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年,所以小弟一直對'2002'有種情意結。想當年,諾基亞Nokia的手提電話在市場上獨領風騷,諸君也許用過上述的一千元紙幣購買手機或繳付月費吧。當2002年版的港幣在2003年開始流通的時候,香港正值沙士、五十萬人上街,'神劇'(!??)<衝上雲霄>亦於同年年底播出。
永遠的2002!
同場加映的還有一張2001年中銀一千元。因為紙幣靠近中間的部份增添了開窗式防偽線,致使正面右邊那組橫向的鈔票號碼再向右移,使之出現'擲界'(剛好跨越那一行'中'字圖案和隔鄰白色水印處上中銀的標誌)的情況。
原來中銀的2001年版紙幣只有一千元的面值,2002年更完全沒有發鈔,即是說2001年版的一千元就是中銀整個1994年系列中最後的一批紙鈔。雖然這是廿一世紀的紙幣,但背面印著的還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的高廈林立的中區,然而小弟卻一直好奇背景遠處那突出的跑道--啟德機場。不知道當時在太平山頂遠望飛機在啟德機場跑道末端起飛而去的情況如何?
是舊得發黃還是暮色蒼黃的香港?
在今日這個急劇衰退的時候(正是背靠大陸的惡果!!)來看這張舊鈔上的圖案,便常常覺得這是一幀舊得發黃或者脫色的照片,拍的是二十多年前東方之珠繁榮富強的風光日子。那種似曾相識卻又仿如隔世的感覺,如今看在眼裡,只餘無限唏噓。

(俄而於網上找來一張與2001年版中銀一千元背面的風景極為接近的圖片,為1988年興建中銀大廈時所攝,亦可望見啟德機場的跑道。那真是一個美好得讓香港人任意天真的年代呵。2016年一月十一日。)
諸君不妨比較一下兩個年代、紙幣設計與實際圖片的差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