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上貢的便士:美麗的誤會?

馬太福音22章記載,一些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聯手設計陷害耶穌基督,便故意問他應不應該向凱撒Caesar,即羅馬皇帝納稅。只要耶穌回答不應該的話,他們就可以以謀反罪名把耶穌交給官府;回答應該的話,他們一定指耶穌是出賣猶太民族的罪人,耶穌就會名譽掃地,還可能被激進的猶太人殺掉。耶穌早就知道這些傢伙的用意險惡,就要他們拿一個交稅用的羅馬第納爾denarius銀幣出來,問他們幣上的名號和肖像是誰,他們都說是凱撒(皇帝)的。耶穌回答‘凱撒的物當給凱撒’,但更高明的是他也回答了‘神的物當歸給神’。就這樣法利賽人和希律黨無言以對,只好悻然退下。
公元1611年英王詹姆斯一世James I下令翻譯英文聖經,即是英王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Version of Bible,短稱KJV。此譯本內的便士penny是當時流行的一款錢幣,取代了原來第納爾的寫法,故錢幣收藏者把以上經文出現的錢幣稱為'上貢的便士tribute penny'。無疑上貢的便士就是第納爾幣,不過是什麽樣式呢?現在的收藏家首推當時在位的羅馬皇帝台比留烏斯Tiberius的其中一款銀幣:正面有台比留烏斯之像和TI CAESAR DIVI AVG F AVGVSTVS的拉丁文,意思是台比留烏斯.凱撒.成為神的奧古斯督的兒子.奧古斯督。背面是台比留斯之母妮維亞Livia,拿著長長的權杖和植物枝條, 坐在椅子上,PONTIF MAXIM是大祭司的短寫。說也奇怪,從形態來看,背面的像應該是和平女神Pax才對,為什麽資料說是維亞呢?這樣子的第納爾幣在盧格杜努姆 Lugdunum,即現今的法國里昂Lyons鑄造,發行時間是公元1537,正好是耶穌基督在世的時間。台比留烏斯在位之初也鑄造了一兩款其他樣子的第納爾銀幣,以後就只有本段文字所介紹的款式。
經常被認為是'上貢的便士'的台比留烏斯第納爾。
這錢幣沒錯是有皇帝的像和名號(凱撒),但是凱撒既可以指羅馬皇帝,也可以是真實的人名(即是說當時的人不懂得哪個凱撒是皇帝哪個不是皇帝?以為叫凱撒的就一定是皇帝?)。所以有意見認為,除了台比留烏斯之錢幣,連奧古斯督Augustus甚至共和時代凱撒'大帝'的第納爾幣也有可能是經文中出現的上貢的錢幣。曾經見到有第納爾的正背兩面分別是奧古斯督跟台比留斯,也有CAESAR或類似的幣文,不排除上述事件中出現的就是這種銀幣的可能性。除了上述人物外,還有一些銀幣刻有人物的肖像和凱撒的名號,例如蓋烏斯.凱撒Gaius Caesar的幣就有肖像和名號。

另外的意見表示,上面介紹過的台比留烏斯銀幣可能不是法利賽人手上的銀幣。是的,一枚古代錢幣的流通時間可以很長,雖然奧古斯督在公元14年去世,但其錢幣在29至31年間依然流通。從出土數量來看,奧古斯督在公元前2年到元4年,宣傳奧古斯督任命蓋烏斯和魯西烏斯作接班人為題的第納爾最多,而背有尼維亞的台比留烏斯銀幣則甚少(沒有?)在以色列地區出土。
不少人認為這種才是耶穌基督手上拿著的'上貢的便士'。
到底哪個才是耶穌手上的羅馬銀幣呢?現在的幣商經常都吹捧背面有妮維亞/和平女神的台比留烏斯銀第納爾,所以這種幣的價格一直水漲船高,而且大家一說到 tribute penny就想起是台比留斯的銀幣,索性把其他錢幣的可能性置諸腦後。集幣是考古活動和興趣而矣,要從宗教的經典中找出絕對的錢幣,不是不可能,但也不太適當,始終錢幣只是物質的佐證。

在新約聖經出現過的錢幣:
猶大的三十塊錢
寡婦的小錢 

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為迦太基城供水

這是一款造於約公元203至207年的第納爾(又名德納里)銀幣AR denarius,正面有SEVERVS PIVS AVG等字和皇帝本人的肖像,背面為INDVLGENTIA AVGG,天庭女神Dea Caelestis拿著長權杖和閃電thunderbolt坐在奔跑的獅子背上,下方有水流從石中流出及IN CARTH。
塞提米烏斯.塞維魯斯的存世雕像。
INDVLGENTIA AVGG IN CARTH的意思為'兩位奧古斯督在迦太基城的恩惠'。奧古斯督乃羅馬皇帝的稱號,這里指的是塞提米烏斯.塞維魯斯Septimius Severus及其子卡拉卡拉Caracalla。塞維魯斯正正出身自北非阿非利加Africa行省的大黎波蒂斯城Leptis Magna,自他當上皇帝之後就大力建築自己的出身地,其中一項就是建築一條新的輸水管,向該省首府迦太基Carthage供水,亦即我們在這款錢幣背面所見,有水從石塊中流出。
撒格侯恩輸水道的一段遺址。
不過從考古發現來看,塞維魯斯為迦太基修建的輸水管並沒有留存下來,反而另外一條修築時間更早的撒格侯恩輸水管Zaghouan Aqueduct卻依然存在。說起輸水管,其中一個認為羅馬步向衰亡的原因,正是這些鉛質的水管污染了食水,破壞飲用的羅馬人的智力與生育能力。若從生理學科的角度來看,鉛對人體的損害乃無用致疑,但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此一主張卻無從驗證,皆因羅馬人的輸水管的使用時間甚長,時間更橫跨自興起、強盛、衰敗以至滅亡等階段,若鉛製水管毀掉羅馬人身心健康的話,那麼羅馬還可以經歷興起與強盛的階段,而非立刻衰敗和滅亡呢?
今日法國境內的羅馬輸水管道的遺址,約公元前一世紀奧古斯督年間至公元一世紀中期克奴狄烏斯Claudius年間的產物。
古羅馬與現代的輸水設施的比較。供水設施是羅馬人繼道路之後另一偉大傑作